总网滚动

七人议事多足智 协商自治解民忧

2019-09-12 14:40:50来源:鄂托克前旗委政法委  责任编辑:张启伟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     2015年,鄂托克前旗在全旗范围内实施“德善草原大美前旗”工程,构建“德治”、“自治”、“共治”、“法治”四位一体统筹推进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。其中“自治”就是坚持源头治理,以加强基层民主政治建设为核心,健全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务、自我教育、自我监督的自治体系,激发基层创新创造活力,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、居民自治良性互动。在这个大背景下,老社长组织全体社员选举产生了张建军、徐锁明、万亮亮、王交娃、高虎成、万三奴、陈东华“七人议事小组”,对村民自治进行了有益探索与尝试,开启了群策群力的社员自治模式。

  “有女不嫁大水利,贫穷落后还麻烦”。过去,大水利人多地少,经济发展上不去,人心涣散,成天闹纠纷,上面来了项目更是说三道四不能落实到位。 “七人议事小组”成立后,由过去的“管”,到现在的“议”,这是基层民主政治建设质的飞跃,它由一系列环节共同构成,包括授权民主、决策民主、参与民主、协商民主以及民主监督。议事小组的议事制,不仅解决了基层民主决策、民主管理、民主监督的问题,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民事民议、民权民定,不仅理顺了民气、解决了民事,还挖掘出民智、集中了民力、发展了民富。通过充分发挥议事小组的作用,实现了村事民议、村财民管、村情民晓、村利民享。议事小组成员在村组干部与村民之间架起了桥梁和纽带,使村组的工作更具民意基础、减少了干群间的猜忌和矛盾” 。

  “七人议事小组”成为村级自治事务的常设议事决策和监督机构,村民小组里大大小小涉及村民利益的事全部由议事小组商议,同时为涉及村民利益的事献计献策,处理本组内发生的矛盾纠纷,最大限度地体现群众意愿,减少决策的盲目性和随意性,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,收到了以下效果。

  一是村容村貌和乡风民风实现双提升。通过“七人议事小组”的言传身教,如今大水利村民不仅自觉主动的开展环境整治、植树绿化工作,积极参与到美丽乡村建设中来,还利用农闲时间在小广场上演小品、扭秧歌,到文化活动中心娱乐,大家各有所好,广大农牧民安居乐业,村干部和村民关系融洽。先后完成危房改造15户,节能改造38户,风貌改造32户,建设院墙17户,建设棚圈27处,修建环村水泥路7.6公里,完成环保砖户道铺设2.4公里,新修网围栏2.3万米,户户通电、户户通广播电视、安全饮水全覆盖,文化活动中心建成投用,养老保险参保率90%,新农合参合率100%。拆除废弃危旧房55处,建成节水灌溉900亩。

  二是村级党组织核心领导地位凸显,凝聚力战斗力显著增强。新型村级治理机制,理顺了村支两委关系,促进了村党组织领导方式的转变。村党组织从事无巨细的直接管理中彻底解脱出来,充分发挥联系群众、组织群众、凝聚群众的优势,集中民智办民事,公信度、凝聚力显著提升。

  三是村民自治得到有效实现,基层民主进一步发展。村组议事小组成员既是议事决策的主体,又是农牧区各项事务的具体参与者,改变了村级事务由村支两委几个人说了算的状况,形成了“大家的事我关心,集体的事我参与”的良好氛围。

  四是构建了化解基层矛盾的有效机制,社会更加和谐稳定。村民议事小组搭建起运用民主协商调解农牧区矛盾的制度性平台,许多长期困扰的遗留问题和镇村干部难断的“家务事”,通过议事小组达成谅解和一致。

  五是理顺了村级各种权力主体的关系,为村民自治搭建了可持久运作的制度框架。新型治理机制的出现,则为依靠群众智慧,平等协商、平和解决这些矛盾提供了机制平台。可以说,新型村级治理机制,在村级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中,起到了监督和约束作用,村级公共服务资金如何处理使用,由村民议事小组讨论来定,既保证了村级公共服务资金的合理性,更兼顾了资金使用的公平性,同时也强化了对资金使用的监督和管理。

  六是进一步改进了村党组织领导方式,巩固了村党组织核心领导地位。新型村级治理机制将村党组织从繁杂的具体事务中解脱出来,将时间精力用在想大事、定方向、管规则、强监督上,实现了由全能型向核心型、管理型向服务型、包办型向引导型转变。